Added by 18man in 18 Men Only

最近一段时间,中国各地又开展了一轮打击性交易行动。

无论出于何种原因,执法者都应该在执法过程中依法执法,不能利用执法的机会随意践踏别人的尊严。

附:性交易的解释,及各种见解(来自wiki维基百科)

性交易是一种以金钱换取性交、口交或者手交、足交等与性器官接触或者具备性意涵的服务,其历史悠久,在《创世纪》中便有对性交易者的记载。提供性服务的行业称为卖淫,性工作者/卖性者依其性别,称为妓女或者男妓;以金钱换取性服务的行为俗称买春或嫖妓,进行者俗称为嫖客、性消费者,性消费者以男性居多。此外,也存在着援助交际等非组织性的性交易型态,目前卖性者高达90%为女性。

本段论述均指:成年人之间合意交易的性行为,不包括涉及强逼卖淫、性奴、雏妓、人口贩卖或其他涉及强迫、欺诈、恐吓和暴力的情况。

有关性的个人基本权利:
当代社会重视个人自由与权利,因此若不侵犯他人,就有权利不受到限制及干扰,并受到宪法的保障,以具备强制力的法律限制或禁止,必须恪遵必要性原则、比例原则与最小侵害原则。

社会文明不是在于社会主流价值观相同的人的得到保障,而是与社会主流价值观不一致的人的基本权利,也能得到应有的保障。

性交易,指“以性为商品与服务”,其中买性、卖性本质只是生产与消费而已,为双方间合意的交换行为,且不侵害第三人的权利,与其他商品或服务等任何商业行为本质一致。

现今社会保障多元价值观,不同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,性交易与其他情欲表现(包括同性恋、跨性别者、Free Hug,也包括个人的守贞等性保守观念),应在不侵犯他人的基础下获得最大尊重。

性交易为身体自主权与性自主权的一种体现,性别平等是尊重个人的性自主权与性倾向,性别平等或所谓“结构性邪恶的压迫”不是禁制性活动的理由。

性交易与尊重他人或尊重异性的观念并不冲突,性交易为双方合意、自主平等的商业活动,而强迫他人作性买卖或人口贩运,或介入剥削是一种侵犯人权,违反自由的行为,两者为不同层次的事情,没有人应该在违背其自由意志(被胁迫、欺瞒或急迫、轻率、无经验、难以求助,或别无选择而屈就)的状况下从事性工作。

道德伦理与经济正义方面:
性工作者是以自己的身体做为商品,来换取报酬与金钱,没有贪污、腐败、损人利己,比起出卖他人的劳力、商品,来给自己换取报酬与金钱,如贪污、图利财团、恣意拆迁、掏空公司等,或是诈骗他人钱财等侵犯他人权益的事,性工作者的道德正当性更佳。

认为性工作者是迫于经济因素的宣称,是一个过度简化而有逻辑谬误的论述,性工作者未必就是社会弱势,经济因素也不会必然让人从事性工作,社会结构压迫也存在于其他职业与生活领域,也有许多性工作者,是基于自身对于物欲或是收入的追求,或是单纯喜爱性工作,或是其他出于自主(而非遭到胁迫、欺瞒、恐吓,或别无选择而屈就)的原因而从事性工作。

由于性交易合法化后,遭到侵犯可以直接以法律寻求救济,不必再依赖黑道保护,黑道的暴利也会降低甚至消失,降低借机遭到剥削的风险。

阻止性工作者遭受剥削,并不是禁止性交易的借口。任何成年人可以在网络上以SOHO模式以个人名义自行接案,而未必要跟随妓院、黑道等组织,利用网络媒合双方,要一个性工作者不受到剥削与操控,并不困难,传统的妓院、皮条客、老鸨并非性交易的全部。

合法化后要依法缴纳税款,视娼妓为非法的地区并不能禁绝性交易,性工作者及经营者仍能赚取大笔金钱收入。性工作者如不受承认是认可的职业,透过性服务所赚取的金钱即使不报税,也不算逃税。性交易合法化后,性工作赚得的收入便需要依法报税及缴税,令原本地下化的金钱利益受到政府监察,减少被黑帮的支配。性工作者在享用政府福利的同时也有责任缴税支持政府的开支。

有关性交易安全与性工作者权利:
利用网络预约,在公寓、自宅或宾馆进行性交易,现在大多数时候还比在妓院和红灯区可能更令人安心及隐密,更能确保性交易当事人的安全,资讯更完整,还能过滤纪录不良的嫖客(性消费者)与性工作者,在预约前调查背景和健康状况,性工作者也能真正赚到应有的收入,且无违反法律之虞,并且,除罪化使性工作者有更多的主导权能够独立营业、以非正式的合作方式自行组织并控制他们的工作环境,而这些常常是合法化(指加入许多管制性法规的限制,如要求性工作者申请证照、限制经营型态等)所做不到的。

性工作者与嫖客,遭受他人非法侵犯且无从救助,包括白嫖、操控性工作者、性侵害、黑道势力介入掌控、贪污索贿、暴力、人口贩运、遭强迫驱逐、洗劫、勒索、诈骗、被强行要求从事危险性行为等犯罪行为,大多与政府对性服务业之禁制,社会也不给与性工作者合理地位,造成性工作者与嫖客的权益,无法透过法律保障所造成。

从事性工作,与从事任何其他工作一样、不等于抛弃人格尊严与自由意愿,更不是被当成性客体、性别宰制、性权力不平衡,任人羞辱、亵玩、花钱当大爷,若性工作除罪化而遇到上述的侵犯,他们不必再被迫生活于法律之外,他们的人权也能得到更好的保障。被当成性客体、性别宰制、性权力不平衡是社会结构问题,与性工作本身并无关联。

有利于实施健康检查与宣导安全性行为与避孕,以防止性病的传播,保护性交易当事人的卫生安全。

要防止人口贩运,性交易除罪化是良好的方式,当性工作除罪化后,性工作者更能团结合作,主张他们的权利,包括成立工会与社会团体,以及社会企业,制定保护性工作者权利的法律,促成更好的工作环境及标准,对商业性质之性交易及其中可能发生之人口贩运加强监督,也能和执法机构合作,辨识人口贩运者和人口贩运受害者。

提供性服务者亦有男性,女性也能当性消费者,因而性服务并不意味男性中心,女性以及跨性别者也是有性需求的,也有同性性行为的服务。

性交易中衍生黑道介入、暴力、毒品与人口贩运等犯罪,如同医疗业也有庸医、餐饮业也有黑心食品、劳动市场的无限制免费加班、开车也会有人飙车、酒驾等。

任何职业均有它的风险,性交易当事人染上性病,与科技工程师做到过劳死、通勤中出车祸、工厂工人操作机器不当发生事故、曝触有毒物质、染上职业病等,并没有什么差别。

性工作与社会救助:
性工作是一些弱势人士营生的一条重要管道,甚至是唯一的谋生来源,若无此工作就有可能饿死,或是被逼得以更严重的非法手段(包括偷窃、抢劫、诈骗、贩毒、贪污等)以求得温饱。

除了接受他人救助过生活,性工作使人们多了一项选择,对一部分的人们来说,靠自己更有尊严。

当前社会有许多职业(如:清洁工、建筑工人、矿工、计程车司机、工读生、白领阶级、外劳等),也有许多是迫使于经济因素而屈就恶劣的劳动条件,包括导致过劳的责任制、工时长而薪资低、工作环境过于危险、恣意扣薪、任意解雇等,但也没有禁止这些职业的存在的主张,因此经济因素与劳动条件并不是禁止性交易的理由,当然,其他职业的问题也应该一起解决。

为何卖性者要转业?社会为何不能尊重性产业?这本身是一个独立的命题,而要让迫于经济因素的卖性者,或是就业环境恶劣的职业转业,或改善劳动条件,利用职业训练、辅导就业、社会救助或其他教育与社福方式,以提升其工作能力及经济状况,使人们无须为了生存或是被强迫、欺瞒,而必须屈就太低的待遇、过长的工时、缺乏人权保障、易危害身心健康、缺乏尊严等劳动环境条件恶劣的工作为谋生手段,才是适当的方法。

就算有职业训练、辅导就业、社会救助、其他雇用机会或其他教育与社福机制,并不表示性工作者应该被强迫加入这些方案。

有关社会制度与社会地位:
家庭和婚姻制度并不能用全面禁止性交易的方式维持,家庭和婚姻制度本质是一种私人契约,有遵守义务(包括婚姻忠诚、家庭照顾、小孩监护)者是家庭和婚姻成员,而不是无端限制无关的第三人。

性工作者并不等于只提供性服务,不必然牵涉性行为,而许多男性想要寻芳,也有许多人是要找回如初恋般美好的感受与亲密感,暂时逃离婚姻或家庭的制约,透过如家人好友般亲密的接触、陪伴、相处、聊天、疗愈内心的孤寂,或基于娱乐、应酬的需要,而去欢场找乐子,而不从事任何性行为,性工作者也可能兼具心理治疗师或初恋情人的角色。

社会需建立及教育“职业无贵贱”的观念。

性交易非法化的弊端:
取缔性交易,本身就是赤裸裸的基本人权(包括自由、隐私、财产、名誉等)侵犯,而对于成年人私人间合意的行为,不侵害第三人的权益的行为来说,并不符合比例原则与最小侵害原则,还会造成贪污问题,官员收贿包庇性交易、白嫖、藉职权向性交易当事人索取不正利益等严重弊端。

人类身为有性生物,自然就有性需求,提供合法的管道去纾解(满足)是必要的,如大禹治水,疏导胜于压抑,历史上卖淫嫖娼屡遭严禁,然而禁而不止,昧于现实,还会衍生严重副作用,形成黑市,见不得光、难以监督,助长不尊重法律的虚伪文化,现在网络发达,要寻找相关资讯并不难,如“外约”、“茶庄”、“鱼讯”,或交友网站等资讯如洪流般四处淹没,以及满街挂羊头卖狗肉的按摩、护肤、理发店,即为明显的例子。

让性工作者在制度下无路可走,只是将性交易赶到死角,无助解决问题;一旦导致非法性交易四处流窜,反可能衍生更严重的疾病与治安问题。

期待性交易会消失不切实际、不符合现实。

采取“罚嫖不罚娼”(北欧模式),虽然名曰惩罚,意味着性工作者必须冒更多险以保护嫖客(购买性服务者),使其免于警察查缉,仍需寻求私人保障形成黑道,嫖客会要求他们到嫖客家中,或是其他隐密处所提供性服务,以避免被警察发现,限制了性工作者在觉得较安全的地方提供性服务的可能,不会让性工作者遭受侵犯的风险减少,性工作者仍遭到高度污名化,加深了对性工作者的歧视及边缘化。

以性交易专区方式管理,或全面禁制,都会造成“供不应求”的后果,将导致价格过高以及形成黑市,而黑市见不得光、难以监督,当然黑道横行,而专区因为既然牵涉到“特许”,就有“特权操作”的空间,这样,黑道背景的财团亦可能取得经营权,并以贿赂换取政府的选择性放水,营造业是其中一个例子,也是为何公共工程经常传出弊端、围标、绑标的原因了。

与其他社会议题的比较:
性交易是合意以对价使用他人的性自主权与工作权,个人有决定如何使用自己的身体的自由,与本质为不自由的奴隶、容易危及生命与侵害人格尊严的人体器官买卖完全不同。

毒品极易成瘾并且严重、持续伤害身心健康,这是即使毒品买卖为两厢情愿也要被禁止的原因了,当然也有主张毒品(娱乐用药)合法化的个人及团体。(毒品禁制政策)
性交易与容易危及生命的人体器官买卖,仍有一定程度的差别,性交易为个人性自主权的行使,而人体器官买卖合法化的主张也是有,性交易仅需给予合理的注意与遵循,采取适当措施,遵守安全性行为,即可避免意外怀孕、染上性病等通常风险。

“性作为交换的客体,也就是作为商品,不等于人作为商品。所以人作为商品危害人性尊严因而违背善良风俗的命题,与性作为商品毫无关系。相反地,与性有关的善良风俗,必须靠宪法所保障的性自主来建构,善良的性风俗,就是尊重并保障性自主的风俗。”

合法性交易的配套规范:
可向性服务征税,与其他商业一样,以扩大政府收入,并赋予性服务合法地位。

卖淫合法化并不当然杜绝雏妓、人口贩运出现,但若成人性交易合法,甚至进一步开放性服务外劳,这样供给必然大增,竞争之下价格必然下滑而从事人口贩运与剥削就变得的不划算,因为雏妓、人贩运等违反人权的行为利润降低但法律风险不变,且能透过工会、媒体、社会团体以及社会企业,替性交易当事人发声,消除性剥削。

政府应该执法的真正对象是剥削、虐待及人口贩运、诈骗、勒索和使未成年人卖淫等侵犯他人的行为。

Added by 18man in 18 Men Only

最近一段时间,中国各地又开展了一轮打击性交易行动。

无论出于何种原因,执法者都应该在执法过程中依法执法,不能利用执法的机会随意践踏别人的尊严。

附:性交易的解释,及各种见解(来自wiki维基百科)

性交易是一种以金钱换取性交、口交或者手交、足交等与性器官接触或者具备性意涵的服务,其历史悠久,在《创世纪》中便有对性交易者的记载。提供性服务的行业称为卖淫,性工作者/卖性者依其性别,称为妓女或者男妓;以金钱换取性服务的行为俗称买春或嫖妓,进行者俗称为嫖客、性消费者,性消费者以男性居多。此外,也存在着援助交际等非组织性的性交易型态,目前卖性者高达90%为女性。

本段论述均指:成年人之间合意交易的性行为,不包括涉及强逼卖淫、性奴、雏妓、人口贩卖或其他涉及强迫、欺诈、恐吓和暴力的情况。

有关性的个人基本权利:
当代社会重视个人自由与权利,因此若不侵犯他人,就有权利不受到限制及干扰,并受到宪法的保障,以具备强制力的法律限制或禁止,必须恪遵必要性原则、比例原则与最小侵害原则。

社会文明不是在于社会主流价值观相同的人的得到保障,而是与社会主流价值观不一致的人的基本权利,也能得到应有的保障。

性交易,指“以性为商品与服务”,其中买性、卖性本质只是生产与消费而已,为双方间合意的交换行为,且不侵害第三人的权利,与其他商品或服务等任何商业行为本质一致。

现今社会保障多元价值观,不同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,性交易与其他情欲表现(包括同性恋、跨性别者、Free Hug,也包括个人的守贞等性保守观念),应在不侵犯他人的基础下获得最大尊重。

性交易为身体自主权与性自主权的一种体现,性别平等是尊重个人的性自主权与性倾向,性别平等或所谓“结构性邪恶的压迫”不是禁制性活动的理由。

性交易与尊重他人或尊重异性的观念并不冲突,性交易为双方合意、自主平等的商业活动,而强迫他人作性买卖或人口贩运,或介入剥削是一种侵犯人权,违反自由的行为,两者为不同层次的事情,没有人应该在违背其自由意志(被胁迫、欺瞒或急迫、轻率、无经验、难以求助,或别无选择而屈就)的状况下从事性工作。

道德伦理与经济正义方面:
性工作者是以自己的身体做为商品,来换取报酬与金钱,没有贪污、腐败、损人利己,比起出卖他人的劳力、商品,来给自己换取报酬与金钱,如贪污、图利财团、恣意拆迁、掏空公司等,或是诈骗他人钱财等侵犯他人权益的事,性工作者的道德正当性更佳。

认为性工作者是迫于经济因素的宣称,是一个过度简化而有逻辑谬误的论述,性工作者未必就是社会弱势,经济因素也不会必然让人从事性工作,社会结构压迫也存在于其他职业与生活领域,也有许多性工作者,是基于自身对于物欲或是收入的追求,或是单纯喜爱性工作,或是其他出于自主(而非遭到胁迫、欺瞒、恐吓,或别无选择而屈就)的原因而从事性工作。

由于性交易合法化后,遭到侵犯可以直接以法律寻求救济,不必再依赖黑道保护,黑道的暴利也会降低甚至消失,降低借机遭到剥削的风险。

阻止性工作者遭受剥削,并不是禁止性交易的借口。任何成年人可以在网络上以SOHO模式以个人名义自行接案,而未必要跟随妓院、黑道等组织,利用网络媒合双方,要一个性工作者不受到剥削与操控,并不困难,传统的妓院、皮条客、老鸨并非性交易的全部。

合法化后要依法缴纳税款,视娼妓为非法的地区并不能禁绝性交易,性工作者及经营者仍能赚取大笔金钱收入。性工作者如不受承认是认可的职业,透过性服务所赚取的金钱即使不报税,也不算逃税。性交易合法化后,性工作赚得的收入便需要依法报税及缴税,令原本地下化的金钱利益受到政府监察,减少被黑帮的支配。性工作者在享用政府福利的同时也有责任缴税支持政府的开支。

有关性交易安全与性工作者权利:
利用网络预约,在公寓、自宅或宾馆进行性交易,现在大多数时候还比在妓院和红灯区可能更令人安心及隐密,更能确保性交易当事人的安全,资讯更完整,还能过滤纪录不良的嫖客(性消费者)与性工作者,在预约前调查背景和健康状况,性工作者也能真正赚到应有的收入,且无违反法律之虞,并且,除罪化使性工作者有更多的主导权能够独立营业、以非正式的合作方式自行组织并控制他们的工作环境,而这些常常是合法化(指加入许多管制性法规的限制,如要求性工作者申请证照、限制经营型态等)所做不到的。

性工作者与嫖客,遭受他人非法侵犯且无从救助,包括白嫖、操控性工作者、性侵害、黑道势力介入掌控、贪污索贿、暴力、人口贩运、遭强迫驱逐、洗劫、勒索、诈骗、被强行要求从事危险性行为等犯罪行为,大多与政府对性服务业之禁制,社会也不给与性工作者合理地位,造成性工作者与嫖客的权益,无法透过法律保障所造成。

从事性工作,与从事任何其他工作一样、不等于抛弃人格尊严与自由意愿,更不是被当成性客体、性别宰制、性权力不平衡,任人羞辱、亵玩、花钱当大爷,若性工作除罪化而遇到上述的侵犯,他们不必再被迫生活于法律之外,他们的人权也能得到更好的保障。被当成性客体、性别宰制、性权力不平衡是社会结构问题,与性工作本身并无关联。

有利于实施健康检查与宣导安全性行为与避孕,以防止性病的传播,保护性交易当事人的卫生安全。

要防止人口贩运,性交易除罪化是良好的方式,当性工作除罪化后,性工作者更能团结合作,主张他们的权利,包括成立工会与社会团体,以及社会企业,制定保护性工作者权利的法律,促成更好的工作环境及标准,对商业性质之性交易及其中可能发生之人口贩运加强监督,也能和执法机构合作,辨识人口贩运者和人口贩运受害者。

提供性服务者亦有男性,女性也能当性消费者,因而性服务并不意味男性中心,女性以及跨性别者也是有性需求的,也有同性性行为的服务。

性交易中衍生黑道介入、暴力、毒品与人口贩运等犯罪,如同医疗业也有庸医、餐饮业也有黑心食品、劳动市场的无限制免费加班、开车也会有人飙车、酒驾等。

任何职业均有它的风险,性交易当事人染上性病,与科技工程师做到过劳死、通勤中出车祸、工厂工人操作机器不当发生事故、曝触有毒物质、染上职业病等,并没有什么差别。

性工作与社会救助:
性工作是一些弱势人士营生的一条重要管道,甚至是唯一的谋生来源,若无此工作就有可能饿死,或是被逼得以更严重的非法手段(包括偷窃、抢劫、诈骗、贩毒、贪污等)以求得温饱。

除了接受他人救助过生活,性工作使人们多了一项选择,对一部分的人们来说,靠自己更有尊严。

当前社会有许多职业(如:清洁工、建筑工人、矿工、计程车司机、工读生、白领阶级、外劳等),也有许多是迫使于经济因素而屈就恶劣的劳动条件,包括导致过劳的责任制、工时长而薪资低、工作环境过于危险、恣意扣薪、任意解雇等,但也没有禁止这些职业的存在的主张,因此经济因素与劳动条件并不是禁止性交易的理由,当然,其他职业的问题也应该一起解决。

为何卖性者要转业?社会为何不能尊重性产业?这本身是一个独立的命题,而要让迫于经济因素的卖性者,或是就业环境恶劣的职业转业,或改善劳动条件,利用职业训练、辅导就业、社会救助或其他教育与社福方式,以提升其工作能力及经济状况,使人们无须为了生存或是被强迫、欺瞒,而必须屈就太低的待遇、过长的工时、缺乏人权保障、易危害身心健康、缺乏尊严等劳动环境条件恶劣的工作为谋生手段,才是适当的方法。

就算有职业训练、辅导就业、社会救助、其他雇用机会或其他教育与社福机制,并不表示性工作者应该被强迫加入这些方案。

有关社会制度与社会地位:
家庭和婚姻制度并不能用全面禁止性交易的方式维持,家庭和婚姻制度本质是一种私人契约,有遵守义务(包括婚姻忠诚、家庭照顾、小孩监护)者是家庭和婚姻成员,而不是无端限制无关的第三人。

性工作者并不等于只提供性服务,不必然牵涉性行为,而许多男性想要寻芳,也有许多人是要找回如初恋般美好的感受与亲密感,暂时逃离婚姻或家庭的制约,透过如家人好友般亲密的接触、陪伴、相处、聊天、疗愈内心的孤寂,或基于娱乐、应酬的需要,而去欢场找乐子,而不从事任何性行为,性工作者也可能兼具心理治疗师或初恋情人的角色。

社会需建立及教育“职业无贵贱”的观念。

性交易非法化的弊端:
取缔性交易,本身就是赤裸裸的基本人权(包括自由、隐私、财产、名誉等)侵犯,而对于成年人私人间合意的行为,不侵害第三人的权益的行为来说,并不符合比例原则与最小侵害原则,还会造成贪污问题,官员收贿包庇性交易、白嫖、藉职权向性交易当事人索取不正利益等严重弊端。

人类身为有性生物,自然就有性需求,提供合法的管道去纾解(满足)是必要的,如大禹治水,疏导胜于压抑,历史上卖淫嫖娼屡遭严禁,然而禁而不止,昧于现实,还会衍生严重副作用,形成黑市,见不得光、难以监督,助长不尊重法律的虚伪文化,现在网络发达,要寻找相关资讯并不难,如“外约”、“茶庄”、“鱼讯”,或交友网站等资讯如洪流般四处淹没,以及满街挂羊头卖狗肉的按摩、护肤、理发店,即为明显的例子。

让性工作者在制度下无路可走,只是将性交易赶到死角,无助解决问题;一旦导致非法性交易四处流窜,反可能衍生更严重的疾病与治安问题。

期待性交易会消失不切实际、不符合现实。

采取“罚嫖不罚娼”(北欧模式),虽然名曰惩罚,意味着性工作者必须冒更多险以保护嫖客(购买性服务者),使其免于警察查缉,仍需寻求私人保障形成黑道,嫖客会要求他们到嫖客家中,或是其他隐密处所提供性服务,以避免被警察发现,限制了性工作者在觉得较安全的地方提供性服务的可能,不会让性工作者遭受侵犯的风险减少,性工作者仍遭到高度污名化,加深了对性工作者的歧视及边缘化。

以性交易专区方式管理,或全面禁制,都会造成“供不应求”的后果,将导致价格过高以及形成黑市,而黑市见不得光、难以监督,当然黑道横行,而专区因为既然牵涉到“特许”,就有“特权操作”的空间,这样,黑道背景的财团亦可能取得经营权,并以贿赂换取政府的选择性放水,营造业是其中一个例子,也是为何公共工程经常传出弊端、围标、绑标的原因了。

与其他社会议题的比较:
性交易是合意以对价使用他人的性自主权与工作权,个人有决定如何使用自己的身体的自由,与本质为不自由的奴隶、容易危及生命与侵害人格尊严的人体器官买卖完全不同。

毒品极易成瘾并且严重、持续伤害身心健康,这是即使毒品买卖为两厢情愿也要被禁止的原因了,当然也有主张毒品(娱乐用药)合法化的个人及团体。(毒品禁制政策)
性交易与容易危及生命的人体器官买卖,仍有一定程度的差别,性交易为个人性自主权的行使,而人体器官买卖合法化的主张也是有,性交易仅需给予合理的注意与遵循,采取适当措施,遵守安全性行为,即可避免意外怀孕、染上性病等通常风险。

“性作为交换的客体,也就是作为商品,不等于人作为商品。所以人作为商品危害人性尊严因而违背善良风俗的命题,与性作为商品毫无关系。相反地,与性有关的善良风俗,必须靠宪法所保障的性自主来建构,善良的性风俗,就是尊重并保障性自主的风俗。”

合法性交易的配套规范:
可向性服务征税,与其他商业一样,以扩大政府收入,并赋予性服务合法地位。

卖淫合法化并不当然杜绝雏妓、人口贩运出现,但若成人性交易合法,甚至进一步开放性服务外劳,这样供给必然大增,竞争之下价格必然下滑而从事人口贩运与剥削就变得的不划算,因为雏妓、人贩运等违反人权的行为利润降低但法律风险不变,且能透过工会、媒体、社会团体以及社会企业,替性交易当事人发声,消除性剥削。

政府应该执法的真正对象是剥削、虐待及人口贩运、诈骗、勒索和使未成年人卖淫等侵犯他人的行为。

Added by 18man in 18 Men Only

最近一段时间,中国各地又开展了一轮打击性交易行动。

无论出于何种原因,执法者都应该在执法过程中依法执法,不能利用执法的机会随意践踏别人的尊严。

附:性交易的解释,及各种见解(来自wiki维基百科)

性交易是一种以金钱换取性交、口交或者手交、足交等与性器官接触或者具备性意涵的服务,其历史悠久,在《创世纪》中便有对性交易者的记载。提供性服务的行业称为卖淫,性工作者/卖性者依其性别,称为妓女或者男妓;以金钱换取性服务的行为俗称买春或嫖妓,进行者俗称为嫖客、性消费者,性消费者以男性居多。此外,也存在着援助交际等非组织性的性交易型态,目前卖性者高达90%为女性。

本段论述均指:成年人之间合意交易的性行为,不包括涉及强逼卖淫、性奴、雏妓、人口贩卖或其他涉及强迫、欺诈、恐吓和暴力的情况。

有关性的个人基本权利:
当代社会重视个人自由与权利,因此若不侵犯他人,就有权利不受到限制及干扰,并受到宪法的保障,以具备强制力的法律限制或禁止,必须恪遵必要性原则、比例原则与最小侵害原则。

社会文明不是在于社会主流价值观相同的人的得到保障,而是与社会主流价值观不一致的人的基本权利,也能得到应有的保障。

性交易,指“以性为商品与服务”,其中买性、卖性本质只是生产与消费而已,为双方间合意的交换行为,且不侵害第三人的权利,与其他商品或服务等任何商业行为本质一致。

现今社会保障多元价值观,不同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,性交易与其他情欲表现(包括同性恋、跨性别者、Free Hug,也包括个人的守贞等性保守观念),应在不侵犯他人的基础下获得最大尊重。

性交易为身体自主权与性自主权的一种体现,性别平等是尊重个人的性自主权与性倾向,性别平等或所谓“结构性邪恶的压迫”不是禁制性活动的理由。

性交易与尊重他人或尊重异性的观念并不冲突,性交易为双方合意、自主平等的商业活动,而强迫他人作性买卖或人口贩运,或介入剥削是一种侵犯人权,违反自由的行为,两者为不同层次的事情,没有人应该在违背其自由意志(被胁迫、欺瞒或急迫、轻率、无经验、难以求助,或别无选择而屈就)的状况下从事性工作。

道德伦理与经济正义方面:
性工作者是以自己的身体做为商品,来换取报酬与金钱,没有贪污、腐败、损人利己,比起出卖他人的劳力、商品,来给自己换取报酬与金钱,如贪污、图利财团、恣意拆迁、掏空公司等,或是诈骗他人钱财等侵犯他人权益的事,性工作者的道德正当性更佳。

认为性工作者是迫于经济因素的宣称,是一个过度简化而有逻辑谬误的论述,性工作者未必就是社会弱势,经济因素也不会必然让人从事性工作,社会结构压迫也存在于其他职业与生活领域,也有许多性工作者,是基于自身对于物欲或是收入的追求,或是单纯喜爱性工作,或是其他出于自主(而非遭到胁迫、欺瞒、恐吓,或别无选择而屈就)的原因而从事性工作。

由于性交易合法化后,遭到侵犯可以直接以法律寻求救济,不必再依赖黑道保护,黑道的暴利也会降低甚至消失,降低借机遭到剥削的风险。

阻止性工作者遭受剥削,并不是禁止性交易的借口。任何成年人可以在网络上以SOHO模式以个人名义自行接案,而未必要跟随妓院、黑道等组织,利用网络媒合双方,要一个性工作者不受到剥削与操控,并不困难,传统的妓院、皮条客、老鸨并非性交易的全部。

合法化后要依法缴纳税款,视娼妓为非法的地区并不能禁绝性交易,性工作者及经营者仍能赚取大笔金钱收入。性工作者如不受承认是认可的职业,透过性服务所赚取的金钱即使不报税,也不算逃税。性交易合法化后,性工作赚得的收入便需要依法报税及缴税,令原本地下化的金钱利益受到政府监察,减少被黑帮的支配。性工作者在享用政府福利的同时也有责任缴税支持政府的开支。

有关性交易安全与性工作者权利:
利用网络预约,在公寓、自宅或宾馆进行性交易,现在大多数时候还比在妓院和红灯区可能更令人安心及隐密,更能确保性交易当事人的安全,资讯更完整,还能过滤纪录不良的嫖客(性消费者)与性工作者,在预约前调查背景和健康状况,性工作者也能真正赚到应有的收入,且无违反法律之虞,并且,除罪化使性工作者有更多的主导权能够独立营业、以非正式的合作方式自行组织并控制他们的工作环境,而这些常常是合法化(指加入许多管制性法规的限制,如要求性工作者申请证照、限制经营型态等)所做不到的。

性工作者与嫖客,遭受他人非法侵犯且无从救助,包括白嫖、操控性工作者、性侵害、黑道势力介入掌控、贪污索贿、暴力、人口贩运、遭强迫驱逐、洗劫、勒索、诈骗、被强行要求从事危险性行为等犯罪行为,大多与政府对性服务业之禁制,社会也不给与性工作者合理地位,造成性工作者与嫖客的权益,无法透过法律保障所造成。

从事性工作,与从事任何其他工作一样、不等于抛弃人格尊严与自由意愿,更不是被当成性客体、性别宰制、性权力不平衡,任人羞辱、亵玩、花钱当大爷,若性工作除罪化而遇到上述的侵犯,他们不必再被迫生活于法律之外,他们的人权也能得到更好的保障。被当成性客体、性别宰制、性权力不平衡是社会结构问题,与性工作本身并无关联。

有利于实施健康检查与宣导安全性行为与避孕,以防止性病的传播,保护性交易当事人的卫生安全。

要防止人口贩运,性交易除罪化是良好的方式,当性工作除罪化后,性工作者更能团结合作,主张他们的权利,包括成立工会与社会团体,以及社会企业,制定保护性工作者权利的法律,促成更好的工作环境及标准,对商业性质之性交易及其中可能发生之人口贩运加强监督,也能和执法机构合作,辨识人口贩运者和人口贩运受害者。

提供性服务者亦有男性,女性也能当性消费者,因而性服务并不意味男性中心,女性以及跨性别者也是有性需求的,也有同性性行为的服务。

性交易中衍生黑道介入、暴力、毒品与人口贩运等犯罪,如同医疗业也有庸医、餐饮业也有黑心食品、劳动市场的无限制免费加班、开车也会有人飙车、酒驾等。

任何职业均有它的风险,性交易当事人染上性病,与科技工程师做到过劳死、通勤中出车祸、工厂工人操作机器不当发生事故、曝触有毒物质、染上职业病等,并没有什么差别。

性工作与社会救助:
性工作是一些弱势人士营生的一条重要管道,甚至是唯一的谋生来源,若无此工作就有可能饿死,或是被逼得以更严重的非法手段(包括偷窃、抢劫、诈骗、贩毒、贪污等)以求得温饱。

除了接受他人救助过生活,性工作使人们多了一项选择,对一部分的人们来说,靠自己更有尊严。

当前社会有许多职业(如:清洁工、建筑工人、矿工、计程车司机、工读生、白领阶级、外劳等),也有许多是迫使于经济因素而屈就恶劣的劳动条件,包括导致过劳的责任制、工时长而薪资低、工作环境过于危险、恣意扣薪、任意解雇等,但也没有禁止这些职业的存在的主张,因此经济因素与劳动条件并不是禁止性交易的理由,当然,其他职业的问题也应该一起解决。

为何卖性者要转业?社会为何不能尊重性产业?这本身是一个独立的命题,而要让迫于经济因素的卖性者,或是就业环境恶劣的职业转业,或改善劳动条件,利用职业训练、辅导就业、社会救助或其他教育与社福方式,以提升其工作能力及经济状况,使人们无须为了生存或是被强迫、欺瞒,而必须屈就太低的待遇、过长的工时、缺乏人权保障、易危害身心健康、缺乏尊严等劳动环境条件恶劣的工作为谋生手段,才是适当的方法。

就算有职业训练、辅导就业、社会救助、其他雇用机会或其他教育与社福机制,并不表示性工作者应该被强迫加入这些方案。

有关社会制度与社会地位:
家庭和婚姻制度并不能用全面禁止性交易的方式维持,家庭和婚姻制度本质是一种私人契约,有遵守义务(包括婚姻忠诚、家庭照顾、小孩监护)者是家庭和婚姻成员,而不是无端限制无关的第三人。

性工作者并不等于只提供性服务,不必然牵涉性行为,而许多男性想要寻芳,也有许多人是要找回如初恋般美好的感受与亲密感,暂时逃离婚姻或家庭的制约,透过如家人好友般亲密的接触、陪伴、相处、聊天、疗愈内心的孤寂,或基于娱乐、应酬的需要,而去欢场找乐子,而不从事任何性行为,性工作者也可能兼具心理治疗师或初恋情人的角色。

社会需建立及教育“职业无贵贱”的观念。

性交易非法化的弊端:
取缔性交易,本身就是赤裸裸的基本人权(包括自由、隐私、财产、名誉等)侵犯,而对于成年人私人间合意的行为,不侵害第三人的权益的行为来说,并不符合比例原则与最小侵害原则,还会造成贪污问题,官员收贿包庇性交易、白嫖、藉职权向性交易当事人索取不正利益等严重弊端。

人类身为有性生物,自然就有性需求,提供合法的管道去纾解(满足)是必要的,如大禹治水,疏导胜于压抑,历史上卖淫嫖娼屡遭严禁,然而禁而不止,昧于现实,还会衍生严重副作用,形成黑市,见不得光、难以监督,助长不尊重法律的虚伪文化,现在网络发达,要寻找相关资讯并不难,如“外约”、“茶庄”、“鱼讯”,或交友网站等资讯如洪流般四处淹没,以及满街挂羊头卖狗肉的按摩、护肤、理发店,即为明显的例子。

让性工作者在制度下无路可走,只是将性交易赶到死角,无助解决问题;一旦导致非法性交易四处流窜,反可能衍生更严重的疾病与治安问题。

期待性交易会消失不切实际、不符合现实。

采取“罚嫖不罚娼”(北欧模式),虽然名曰惩罚,意味着性工作者必须冒更多险以保护嫖客(购买性服务者),使其免于警察查缉,仍需寻求私人保障形成黑道,嫖客会要求他们到嫖客家中,或是其他隐密处所提供性服务,以避免被警察发现,限制了性工作者在觉得较安全的地方提供性服务的可能,不会让性工作者遭受侵犯的风险减少,性工作者仍遭到高度污名化,加深了对性工作者的歧视及边缘化。

以性交易专区方式管理,或全面禁制,都会造成“供不应求”的后果,将导致价格过高以及形成黑市,而黑市见不得光、难以监督,当然黑道横行,而专区因为既然牵涉到“特许”,就有“特权操作”的空间,这样,黑道背景的财团亦可能取得经营权,并以贿赂换取政府的选择性放水,营造业是其中一个例子,也是为何公共工程经常传出弊端、围标、绑标的原因了。

与其他社会议题的比较:
性交易是合意以对价使用他人的性自主权与工作权,个人有决定如何使用自己的身体的自由,与本质为不自由的奴隶、容易危及生命与侵害人格尊严的人体器官买卖完全不同。

毒品极易成瘾并且严重、持续伤害身心健康,这是即使毒品买卖为两厢情愿也要被禁止的原因了,当然也有主张毒品(娱乐用药)合法化的个人及团体。(毒品禁制政策)
性交易与容易危及生命的人体器官买卖,仍有一定程度的差别,性交易为个人性自主权的行使,而人体器官买卖合法化的主张也是有,性交易仅需给予合理的注意与遵循,采取适当措施,遵守安全性行为,即可避免意外怀孕、染上性病等通常风险。

“性作为交换的客体,也就是作为商品,不等于人作为商品。所以人作为商品危害人性尊严因而违背善良风俗的命题,与性作为商品毫无关系。相反地,与性有关的善良风俗,必须靠宪法所保障的性自主来建构,善良的性风俗,就是尊重并保障性自主的风俗。”

合法性交易的配套规范:
可向性服务征税,与其他商业一样,以扩大政府收入,并赋予性服务合法地位。

卖淫合法化并不当然杜绝雏妓、人口贩运出现,但若成人性交易合法,甚至进一步开放性服务外劳,这样供给必然大增,竞争之下价格必然下滑而从事人口贩运与剥削就变得的不划算,因为雏妓、人贩运等违反人权的行为利润降低但法律风险不变,且能透过工会、媒体、社会团体以及社会企业,替性交易当事人发声,消除性剥削。

政府应该执法的真正对象是剥削、虐待及人口贩运、诈骗、勒索和使未成年人卖淫等侵犯他人的行为。

Added by 18man in 18 Men Only

最近一段时间,中国各地又开展了一轮打击性交易行动。

无论出于何种原因,执法者都应该在执法过程中依法执法,不能利用执法的机会随意践踏别人的尊严。

附:性交易的解释,及各种见解(来自wiki维基百科)

性交易是一种以金钱换取性交、口交或者手交、足交等与性器官接触或者具备性意涵的服务,其历史悠久,在《创世纪》中便有对性交易者的记载。提供性服务的行业称为卖淫,性工作者/卖性者依其性别,称为妓女或者男妓;以金钱换取性服务的行为俗称买春或嫖妓,进行者俗称为嫖客、性消费者,性消费者以男性居多。此外,也存在着援助交际等非组织性的性交易型态,目前卖性者高达90%为女性。

本段论述均指:成年人之间合意交易的性行为,不包括涉及强逼卖淫、性奴、雏妓、人口贩卖或其他涉及强迫、欺诈、恐吓和暴力的情况。

有关性的个人基本权利:
当代社会重视个人自由与权利,因此若不侵犯他人,就有权利不受到限制及干扰,并受到宪法的保障,以具备强制力的法律限制或禁止,必须恪遵必要性原则、比例原则与最小侵害原则。

社会文明不是在于社会主流价值观相同的人的得到保障,而是与社会主流价值观不一致的人的基本权利,也能得到应有的保障。

性交易,指“以性为商品与服务”,其中买性、卖性本质只是生产与消费而已,为双方间合意的交换行为,且不侵害第三人的权利,与其他商品或服务等任何商业行为本质一致。

现今社会保障多元价值观,不同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,性交易与其他情欲表现(包括同性恋、跨性别者、Free Hug,也包括个人的守贞等性保守观念),应在不侵犯他人的基础下获得最大尊重。

性交易为身体自主权与性自主权的一种体现,性别平等是尊重个人的性自主权与性倾向,性别平等或所谓“结构性邪恶的压迫”不是禁制性活动的理由。

性交易与尊重他人或尊重异性的观念并不冲突,性交易为双方合意、自主平等的商业活动,而强迫他人作性买卖或人口贩运,或介入剥削是一种侵犯人权,违反自由的行为,两者为不同层次的事情,没有人应该在违背其自由意志(被胁迫、欺瞒或急迫、轻率、无经验、难以求助,或别无选择而屈就)的状况下从事性工作。

道德伦理与经济正义方面:
性工作者是以自己的身体做为商品,来换取报酬与金钱,没有贪污、腐败、损人利己,比起出卖他人的劳力、商品,来给自己换取报酬与金钱,如贪污、图利财团、恣意拆迁、掏空公司等,或是诈骗他人钱财等侵犯他人权益的事,性工作者的道德正当性更佳。

认为性工作者是迫于经济因素的宣称,是一个过度简化而有逻辑谬误的论述,性工作者未必就是社会弱势,经济因素也不会必然让人从事性工作,社会结构压迫也存在于其他职业与生活领域,也有许多性工作者,是基于自身对于物欲或是收入的追求,或是单纯喜爱性工作,或是其他出于自主(而非遭到胁迫、欺瞒、恐吓,或别无选择而屈就)的原因而从事性工作。

由于性交易合法化后,遭到侵犯可以直接以法律寻求救济,不必再依赖黑道保护,黑道的暴利也会降低甚至消失,降低借机遭到剥削的风险。

阻止性工作者遭受剥削,并不是禁止性交易的借口。任何成年人可以在网络上以SOHO模式以个人名义自行接案,而未必要跟随妓院、黑道等组织,利用网络媒合双方,要一个性工作者不受到剥削与操控,并不困难,传统的妓院、皮条客、老鸨并非性交易的全部。

合法化后要依法缴纳税款,视娼妓为非法的地区并不能禁绝性交易,性工作者及经营者仍能赚取大笔金钱收入。性工作者如不受承认是认可的职业,透过性服务所赚取的金钱即使不报税,也不算逃税。性交易合法化后,性工作赚得的收入便需要依法报税及缴税,令原本地下化的金钱利益受到政府监察,减少被黑帮的支配。性工作者在享用政府福利的同时也有责任缴税支持政府的开支。

有关性交易安全与性工作者权利:
利用网络预约,在公寓、自宅或宾馆进行性交易,现在大多数时候还比在妓院和红灯区可能更令人安心及隐密,更能确保性交易当事人的安全,资讯更完整,还能过滤纪录不良的嫖客(性消费者)与性工作者,在预约前调查背景和健康状况,性工作者也能真正赚到应有的收入,且无违反法律之虞,并且,除罪化使性工作者有更多的主导权能够独立营业、以非正式的合作方式自行组织并控制他们的工作环境,而这些常常是合法化(指加入许多管制性法规的限制,如要求性工作者申请证照、限制经营型态等)所做不到的。

性工作者与嫖客,遭受他人非法侵犯且无从救助,包括白嫖、操控性工作者、性侵害、黑道势力介入掌控、贪污索贿、暴力、人口贩运、遭强迫驱逐、洗劫、勒索、诈骗、被强行要求从事危险性行为等犯罪行为,大多与政府对性服务业之禁制,社会也不给与性工作者合理地位,造成性工作者与嫖客的权益,无法透过法律保障所造成。

从事性工作,与从事任何其他工作一样、不等于抛弃人格尊严与自由意愿,更不是被当成性客体、性别宰制、性权力不平衡,任人羞辱、亵玩、花钱当大爷,若性工作除罪化而遇到上述的侵犯,他们不必再被迫生活于法律之外,他们的人权也能得到更好的保障。被当成性客体、性别宰制、性权力不平衡是社会结构问题,与性工作本身并无关联。

有利于实施健康检查与宣导安全性行为与避孕,以防止性病的传播,保护性交易当事人的卫生安全。

要防止人口贩运,性交易除罪化是良好的方式,当性工作除罪化后,性工作者更能团结合作,主张他们的权利,包括成立工会与社会团体,以及社会企业,制定保护性工作者权利的法律,促成更好的工作环境及标准,对商业性质之性交易及其中可能发生之人口贩运加强监督,也能和执法机构合作,辨识人口贩运者和人口贩运受害者。

提供性服务者亦有男性,女性也能当性消费者,因而性服务并不意味男性中心,女性以及跨性别者也是有性需求的,也有同性性行为的服务。

性交易中衍生黑道介入、暴力、毒品与人口贩运等犯罪,如同医疗业也有庸医、餐饮业也有黑心食品、劳动市场的无限制免费加班、开车也会有人飙车、酒驾等。

任何职业均有它的风险,性交易当事人染上性病,与科技工程师做到过劳死、通勤中出车祸、工厂工人操作机器不当发生事故、曝触有毒物质、染上职业病等,并没有什么差别。

性工作与社会救助:
性工作是一些弱势人士营生的一条重要管道,甚至是唯一的谋生来源,若无此工作就有可能饿死,或是被逼得以更严重的非法手段(包括偷窃、抢劫、诈骗、贩毒、贪污等)以求得温饱。

除了接受他人救助过生活,性工作使人们多了一项选择,对一部分的人们来说,靠自己更有尊严。

当前社会有许多职业(如:清洁工、建筑工人、矿工、计程车司机、工读生、白领阶级、外劳等),也有许多是迫使于经济因素而屈就恶劣的劳动条件,包括导致过劳的责任制、工时长而薪资低、工作环境过于危险、恣意扣薪、任意解雇等,但也没有禁止这些职业的存在的主张,因此经济因素与劳动条件并不是禁止性交易的理由,当然,其他职业的问题也应该一起解决。

为何卖性者要转业?社会为何不能尊重性产业?这本身是一个独立的命题,而要让迫于经济因素的卖性者,或是就业环境恶劣的职业转业,或改善劳动条件,利用职业训练、辅导就业、社会救助或其他教育与社福方式,以提升其工作能力及经济状况,使人们无须为了生存或是被强迫、欺瞒,而必须屈就太低的待遇、过长的工时、缺乏人权保障、易危害身心健康、缺乏尊严等劳动环境条件恶劣的工作为谋生手段,才是适当的方法。

就算有职业训练、辅导就业、社会救助、其他雇用机会或其他教育与社福机制,并不表示性工作者应该被强迫加入这些方案。

有关社会制度与社会地位:
家庭和婚姻制度并不能用全面禁止性交易的方式维持,家庭和婚姻制度本质是一种私人契约,有遵守义务(包括婚姻忠诚、家庭照顾、小孩监护)者是家庭和婚姻成员,而不是无端限制无关的第三人。

性工作者并不等于只提供性服务,不必然牵涉性行为,而许多男性想要寻芳,也有许多人是要找回如初恋般美好的感受与亲密感,暂时逃离婚姻或家庭的制约,透过如家人好友般亲密的接触、陪伴、相处、聊天、疗愈内心的孤寂,或基于娱乐、应酬的需要,而去欢场找乐子,而不从事任何性行为,性工作者也可能兼具心理治疗师或初恋情人的角色。

社会需建立及教育“职业无贵贱”的观念。

性交易非法化的弊端:
取缔性交易,本身就是赤裸裸的基本人权(包括自由、隐私、财产、名誉等)侵犯,而对于成年人私人间合意的行为,不侵害第三人的权益的行为来说,并不符合比例原则与最小侵害原则,还会造成贪污问题,官员收贿包庇性交易、白嫖、藉职权向性交易当事人索取不正利益等严重弊端。

人类身为有性生物,自然就有性需求,提供合法的管道去纾解(满足)是必要的,如大禹治水,疏导胜于压抑,历史上卖淫嫖娼屡遭严禁,然而禁而不止,昧于现实,还会衍生严重副作用,形成黑市,见不得光、难以监督,助长不尊重法律的虚伪文化,现在网络发达,要寻找相关资讯并不难,如“外约”、“茶庄”、“鱼讯”,或交友网站等资讯如洪流般四处淹没,以及满街挂羊头卖狗肉的按摩、护肤、理发店,即为明显的例子。

让性工作者在制度下无路可走,只是将性交易赶到死角,无助解决问题;一旦导致非法性交易四处流窜,反可能衍生更严重的疾病与治安问题。

期待性交易会消失不切实际、不符合现实。

采取“罚嫖不罚娼”(北欧模式),虽然名曰惩罚,意味着性工作者必须冒更多险以保护嫖客(购买性服务者),使其免于警察查缉,仍需寻求私人保障形成黑道,嫖客会要求他们到嫖客家中,或是其他隐密处所提供性服务,以避免被警察发现,限制了性工作者在觉得较安全的地方提供性服务的可能,不会让性工作者遭受侵犯的风险减少,性工作者仍遭到高度污名化,加深了对性工作者的歧视及边缘化。

以性交易专区方式管理,或全面禁制,都会造成“供不应求”的后果,将导致价格过高以及形成黑市,而黑市见不得光、难以监督,当然黑道横行,而专区因为既然牵涉到“特许”,就有“特权操作”的空间,这样,黑道背景的财团亦可能取得经营权,并以贿赂换取政府的选择性放水,营造业是其中一个例子,也是为何公共工程经常传出弊端、围标、绑标的原因了。

与其他社会议题的比较:
性交易是合意以对价使用他人的性自主权与工作权,个人有决定如何使用自己的身体的自由,与本质为不自由的奴隶、容易危及生命与侵害人格尊严的人体器官买卖完全不同。

毒品极易成瘾并且严重、持续伤害身心健康,这是即使毒品买卖为两厢情愿也要被禁止的原因了,当然也有主张毒品(娱乐用药)合法化的个人及团体。(毒品禁制政策)
性交易与容易危及生命的人体器官买卖,仍有一定程度的差别,性交易为个人性自主权的行使,而人体器官买卖合法化的主张也是有,性交易仅需给予合理的注意与遵循,采取适当措施,遵守安全性行为,即可避免意外怀孕、染上性病等通常风险。

“性作为交换的客体,也就是作为商品,不等于人作为商品。所以人作为商品危害人性尊严因而违背善良风俗的命题,与性作为商品毫无关系。相反地,与性有关的善良风俗,必须靠宪法所保障的性自主来建构,善良的性风俗,就是尊重并保障性自主的风俗。”

合法性交易的配套规范:
可向性服务征税,与其他商业一样,以扩大政府收入,并赋予性服务合法地位。

卖淫合法化并不当然杜绝雏妓、人口贩运出现,但若成人性交易合法,甚至进一步开放性服务外劳,这样供给必然大增,竞争之下价格必然下滑而从事人口贩运与剥削就变得的不划算,因为雏妓、人贩运等违反人权的行为利润降低但法律风险不变,且能透过工会、媒体、社会团体以及社会企业,替性交易当事人发声,消除性剥削。

政府应该执法的真正对象是剥削、虐待及人口贩运、诈骗、勒索和使未成年人卖淫等侵犯他人的行为。

Added by 18man in 18 Men Only

最近一段时间,中国各地又开展了一轮打击性交易行动。

无论出于何种原因,执法者都应该在执法过程中依法执法,不能利用执法的机会随意践踏别人的尊严。

附:性交易的解释,及各种见解(来自wiki维基百科)

性交易是一种以金钱换取性交、口交或者手交、足交等与性器官接触或者具备性意涵的服务,其历史悠久,在《创世纪》中便有对性交易者的记载。提供性服务的行业称为卖淫,性工作者/卖性者依其性别,称为妓女或者男妓;以金钱换取性服务的行为俗称买春或嫖妓,进行者俗称为嫖客、性消费者,性消费者以男性居多。此外,也存在着援助交际等非组织性的性交易型态,目前卖性者高达90%为女性。

本段论述均指:成年人之间合意交易的性行为,不包括涉及强逼卖淫、性奴、雏妓、人口贩卖或其他涉及强迫、欺诈、恐吓和暴力的情况。

有关性的个人基本权利:
当代社会重视个人自由与权利,因此若不侵犯他人,就有权利不受到限制及干扰,并受到宪法的保障,以具备强制力的法律限制或禁止,必须恪遵必要性原则、比例原则与最小侵害原则。

社会文明不是在于社会主流价值观相同的人的得到保障,而是与社会主流价值观不一致的人的基本权利,也能得到应有的保障。

性交易,指“以性为商品与服务”,其中买性、卖性本质只是生产与消费而已,为双方间合意的交换行为,且不侵害第三人的权利,与其他商品或服务等任何商业行为本质一致。

现今社会保障多元价值观,不同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,性交易与其他情欲表现(包括同性恋、跨性别者、Free Hug,也包括个人的守贞等性保守观念),应在不侵犯他人的基础下获得最大尊重。

性交易为身体自主权与性自主权的一种体现,性别平等是尊重个人的性自主权与性倾向,性别平等或所谓“结构性邪恶的压迫”不是禁制性活动的理由。

性交易与尊重他人或尊重异性的观念并不冲突,性交易为双方合意、自主平等的商业活动,而强迫他人作性买卖或人口贩运,或介入剥削是一种侵犯人权,违反自由的行为,两者为不同层次的事情,没有人应该在违背其自由意志(被胁迫、欺瞒或急迫、轻率、无经验、难以求助,或别无选择而屈就)的状况下从事性工作。

道德伦理与经济正义方面:
性工作者是以自己的身体做为商品,来换取报酬与金钱,没有贪污、腐败、损人利己,比起出卖他人的劳力、商品,来给自己换取报酬与金钱,如贪污、图利财团、恣意拆迁、掏空公司等,或是诈骗他人钱财等侵犯他人权益的事,性工作者的道德正当性更佳。

认为性工作者是迫于经济因素的宣称,是一个过度简化而有逻辑谬误的论述,性工作者未必就是社会弱势,经济因素也不会必然让人从事性工作,社会结构压迫也存在于其他职业与生活领域,也有许多性工作者,是基于自身对于物欲或是收入的追求,或是单纯喜爱性工作,或是其他出于自主(而非遭到胁迫、欺瞒、恐吓,或别无选择而屈就)的原因而从事性工作。

由于性交易合法化后,遭到侵犯可以直接以法律寻求救济,不必再依赖黑道保护,黑道的暴利也会降低甚至消失,降低借机遭到剥削的风险。

阻止性工作者遭受剥削,并不是禁止性交易的借口。任何成年人可以在网络上以SOHO模式以个人名义自行接案,而未必要跟随妓院、黑道等组织,利用网络媒合双方,要一个性工作者不受到剥削与操控,并不困难,传统的妓院、皮条客、老鸨并非性交易的全部。

合法化后要依法缴纳税款,视娼妓为非法的地区并不能禁绝性交易,性工作者及经营者仍能赚取大笔金钱收入。性工作者如不受承认是认可的职业,透过性服务所赚取的金钱即使不报税,也不算逃税。性交易合法化后,性工作赚得的收入便需要依法报税及缴税,令原本地下化的金钱利益受到政府监察,减少被黑帮的支配。性工作者在享用政府福利的同时也有责任缴税支持政府的开支。

有关性交易安全与性工作者权利:
利用网络预约,在公寓、自宅或宾馆进行性交易,现在大多数时候还比在妓院和红灯区可能更令人安心及隐密,更能确保性交易当事人的安全,资讯更完整,还能过滤纪录不良的嫖客(性消费者)与性工作者,在预约前调查背景和健康状况,性工作者也能真正赚到应有的收入,且无违反法律之虞,并且,除罪化使性工作者有更多的主导权能够独立营业、以非正式的合作方式自行组织并控制他们的工作环境,而这些常常是合法化(指加入许多管制性法规的限制,如要求性工作者申请证照、限制经营型态等)所做不到的。

性工作者与嫖客,遭受他人非法侵犯且无从救助,包括白嫖、操控性工作者、性侵害、黑道势力介入掌控、贪污索贿、暴力、人口贩运、遭强迫驱逐、洗劫、勒索、诈骗、被强行要求从事危险性行为等犯罪行为,大多与政府对性服务业之禁制,社会也不给与性工作者合理地位,造成性工作者与嫖客的权益,无法透过法律保障所造成。

从事性工作,与从事任何其他工作一样、不等于抛弃人格尊严与自由意愿,更不是被当成性客体、性别宰制、性权力不平衡,任人羞辱、亵玩、花钱当大爷,若性工作除罪化而遇到上述的侵犯,他们不必再被迫生活于法律之外,他们的人权也能得到更好的保障。被当成性客体、性别宰制、性权力不平衡是社会结构问题,与性工作本身并无关联。

有利于实施健康检查与宣导安全性行为与避孕,以防止性病的传播,保护性交易当事人的卫生安全。

要防止人口贩运,性交易除罪化是良好的方式,当性工作除罪化后,性工作者更能团结合作,主张他们的权利,包括成立工会与社会团体,以及社会企业,制定保护性工作者权利的法律,促成更好的工作环境及标准,对商业性质之性交易及其中可能发生之人口贩运加强监督,也能和执法机构合作,辨识人口贩运者和人口贩运受害者。

提供性服务者亦有男性,女性也能当性消费者,因而性服务并不意味男性中心,女性以及跨性别者也是有性需求的,也有同性性行为的服务。

性交易中衍生黑道介入、暴力、毒品与人口贩运等犯罪,如同医疗业也有庸医、餐饮业也有黑心食品、劳动市场的无限制免费加班、开车也会有人飙车、酒驾等。

任何职业均有它的风险,性交易当事人染上性病,与科技工程师做到过劳死、通勤中出车祸、工厂工人操作机器不当发生事故、曝触有毒物质、染上职业病等,并没有什么差别。

性工作与社会救助:
性工作是一些弱势人士营生的一条重要管道,甚至是唯一的谋生来源,若无此工作就有可能饿死,或是被逼得以更严重的非法手段(包括偷窃、抢劫、诈骗、贩毒、贪污等)以求得温饱。

除了接受他人救助过生活,性工作使人们多了一项选择,对一部分的人们来说,靠自己更有尊严。

当前社会有许多职业(如:清洁工、建筑工人、矿工、计程车司机、工读生、白领阶级、外劳等),也有许多是迫使于经济因素而屈就恶劣的劳动条件,包括导致过劳的责任制、工时长而薪资低、工作环境过于危险、恣意扣薪、任意解雇等,但也没有禁止这些职业的存在的主张,因此经济因素与劳动条件并不是禁止性交易的理由,当然,其他职业的问题也应该一起解决。

为何卖性者要转业?社会为何不能尊重性产业?这本身是一个独立的命题,而要让迫于经济因素的卖性者,或是就业环境恶劣的职业转业,或改善劳动条件,利用职业训练、辅导就业、社会救助或其他教育与社福方式,以提升其工作能力及经济状况,使人们无须为了生存或是被强迫、欺瞒,而必须屈就太低的待遇、过长的工时、缺乏人权保障、易危害身心健康、缺乏尊严等劳动环境条件恶劣的工作为谋生手段,才是适当的方法。

就算有职业训练、辅导就业、社会救助、其他雇用机会或其他教育与社福机制,并不表示性工作者应该被强迫加入这些方案。

有关社会制度与社会地位:
家庭和婚姻制度并不能用全面禁止性交易的方式维持,家庭和婚姻制度本质是一种私人契约,有遵守义务(包括婚姻忠诚、家庭照顾、小孩监护)者是家庭和婚姻成员,而不是无端限制无关的第三人。

性工作者并不等于只提供性服务,不必然牵涉性行为,而许多男性想要寻芳,也有许多人是要找回如初恋般美好的感受与亲密感,暂时逃离婚姻或家庭的制约,透过如家人好友般亲密的接触、陪伴、相处、聊天、疗愈内心的孤寂,或基于娱乐、应酬的需要,而去欢场找乐子,而不从事任何性行为,性工作者也可能兼具心理治疗师或初恋情人的角色。

社会需建立及教育“职业无贵贱”的观念。

性交易非法化的弊端:
取缔性交易,本身就是赤裸裸的基本人权(包括自由、隐私、财产、名誉等)侵犯,而对于成年人私人间合意的行为,不侵害第三人的权益的行为来说,并不符合比例原则与最小侵害原则,还会造成贪污问题,官员收贿包庇性交易、白嫖、藉职权向性交易当事人索取不正利益等严重弊端。

人类身为有性生物,自然就有性需求,提供合法的管道去纾解(满足)是必要的,如大禹治水,疏导胜于压抑,历史上卖淫嫖娼屡遭严禁,然而禁而不止,昧于现实,还会衍生严重副作用,形成黑市,见不得光、难以监督,助长不尊重法律的虚伪文化,现在网络发达,要寻找相关资讯并不难,如“外约”、“茶庄”、“鱼讯”,或交友网站等资讯如洪流般四处淹没,以及满街挂羊头卖狗肉的按摩、护肤、理发店,即为明显的例子。

让性工作者在制度下无路可走,只是将性交易赶到死角,无助解决问题;一旦导致非法性交易四处流窜,反可能衍生更严重的疾病与治安问题。

期待性交易会消失不切实际、不符合现实。

采取“罚嫖不罚娼”(北欧模式),虽然名曰惩罚,意味着性工作者必须冒更多险以保护嫖客(购买性服务者),使其免于警察查缉,仍需寻求私人保障形成黑道,嫖客会要求他们到嫖客家中,或是其他隐密处所提供性服务,以避免被警察发现,限制了性工作者在觉得较安全的地方提供性服务的可能,不会让性工作者遭受侵犯的风险减少,性工作者仍遭到高度污名化,加深了对性工作者的歧视及边缘化。

以性交易专区方式管理,或全面禁制,都会造成“供不应求”的后果,将导致价格过高以及形成黑市,而黑市见不得光、难以监督,当然黑道横行,而专区因为既然牵涉到“特许”,就有“特权操作”的空间,这样,黑道背景的财团亦可能取得经营权,并以贿赂换取政府的选择性放水,营造业是其中一个例子,也是为何公共工程经常传出弊端、围标、绑标的原因了。

与其他社会议题的比较:
性交易是合意以对价使用他人的性自主权与工作权,个人有决定如何使用自己的身体的自由,与本质为不自由的奴隶、容易危及生命与侵害人格尊严的人体器官买卖完全不同。

毒品极易成瘾并且严重、持续伤害身心健康,这是即使毒品买卖为两厢情愿也要被禁止的原因了,当然也有主张毒品(娱乐用药)合法化的个人及团体。(毒品禁制政策)
性交易与容易危及生命的人体器官买卖,仍有一定程度的差别,性交易为个人性自主权的行使,而人体器官买卖合法化的主张也是有,性交易仅需给予合理的注意与遵循,采取适当措施,遵守安全性行为,即可避免意外怀孕、染上性病等通常风险。

“性作为交换的客体,也就是作为商品,不等于人作为商品。所以人作为商品危害人性尊严因而违背善良风俗的命题,与性作为商品毫无关系。相反地,与性有关的善良风俗,必须靠宪法所保障的性自主来建构,善良的性风俗,就是尊重并保障性自主的风俗。”

合法性交易的配套规范:
可向性服务征税,与其他商业一样,以扩大政府收入,并赋予性服务合法地位。

卖淫合法化并不当然杜绝雏妓、人口贩运出现,但若成人性交易合法,甚至进一步开放性服务外劳,这样供给必然大增,竞争之下价格必然下滑而从事人口贩运与剥削就变得的不划算,因为雏妓、人贩运等违反人权的行为利润降低但法律风险不变,且能透过工会、媒体、社会团体以及社会企业,替性交易当事人发声,消除性剥削。

政府应该执法的真正对象是剥削、虐待及人口贩运、诈骗、勒索和使未成年人卖淫等侵犯他人的行为。

性感小野猫 ...

性感小野猫发情了,很黄很暴力。18X

by 18man

0 Views |

台灣最大最 ...

台灣最大最好的外送茶LINE:LV1319純本土正妹兼職

by 18man

2 Views |

Kizoa影片 製 ...

Kizoa影片 製作: 萌萌外送茶

by 18man

6 Views |

大奶淫蕩妹 ...

大奶淫蕩妹妹 全台外送妹妹 甜心外送茶 只怕你不叫 不是妹不敢

by 18man

6 Views |

我的投影播 ...

我的投影播放

by 18man

1 Views |

《 月希Tsuki ...

《 月希Tsuki 》希Z人7外送茶#7 牛寺與豆頁最黑組合?其實是心理最強!ft. Uzra、丁特、頭哥

by 18man

4 Views |

台北外送茶 ...

台北外送茶http://www.huayupm.com

by 18man

3 Views |

Kizoa影片 製 ...

Kizoa影片 製作: 全臺最夯外送正妹

by 18man

2 Views |

金錢豹高雄 ...

金錢豹高雄外送茶LINE: playmimi 高雄叫小姐,高雄約砲,高雄外送正妹

by 18man

2 Views |

台南外送茶 ...

台南外送茶line:hx2888,台南叫小姐,台南找援交妹,台南油壓按摩,台南找大奶妹,台南外約學生妹

by 18man

3 Views |

大台灣小蜜 ...

大台灣小蜜蜂外送茶留言板加LINE:dior78

by 18man

3 Views |

Kizoa影片 製 ...

Kizoa影片 製作: 菊花外送茶

by 18man

1 Views |

台北外送茶 ...

台北外送茶SK/Line:key895台北叫小姐服務/台北外約服務,西門町飯店找小姐/土城外送茶,南港外送茶WeChat:key895三重找服務,新莊外送茶,新莊旅館叫小姐

by 18man

1 Views |

外送茶http:/ ...

外送茶http://bladenj.com

by 18man

4 Views |

台南外送茶 ...

台南外送茶LINE:LOLA9420台南外約.台南茶訊.台南外約.台南酒店上門服務.台南叫小姐

by 18man

4 Views |

外送茶-- htt ...

外送茶-- http://i7mm.com  LINE ID yg1288

by 18man

7 Views |

台南外送茶 ...

台南外送茶,台南約妹賴 showsexy520 台南汽車旅館叫小姐.台南找茶

by 18man

4 Views |

外送茶http:/ ...

外送茶http://bladeid.com

by 18man

6 Views |

外送茶http:/ ...

外送茶http://www.8888mm.net/

by 18man

14 Views |

台南外送茶 ...

台南外送茶LINE:LOLA9420台南叫小姐.台南茶訊.台南外約.台南酒店上門服務.台南找茶

by 18man

3 Views |

『拉斐爾』 ...

『拉斐爾』【第二回】日本第一貴的外送茶!一個小時竟然要 XX 萬元 ! ! !【中文字幕】

by 18man

2 Views |

外送茶http:/ ...

外送茶http://www.i-7mm.com

by 18man

12 Views |